收藏网站
选择城市返回
首页 >> 新闻资讯 >> 社会 >> 广东:院长穿上法袍审了些什么案子

广东:院长穿上法袍审了些什么案子

2015年07月07日 09:33:26 来源: 搜狐新闻
我要分享:
制图/王云涛
制图/王云涛

  院长参与审案总令人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案件需要院长亲自审理?记者梳理部分参与审案院长的案例发现,他们所审的案件确实有些不简单:如广州中院院长刘年夫审理的3宗案件都是暴力犯罪案,而且都涉及人伦感情;江门中院院长叶柳东则公开审理了一批社会关注度比较高的减刑、假释案件,还有行政诉讼案……

  审理3宗暴力犯罪案 都涉人伦感情

  广州中院院长刘年夫:

  刘年夫是在法院系统工作时间较长的一位法院领导。现年59岁的他,进入广东省高院工作后,曾在研究室工作,也当过刑一庭庭长,并在揭阳中院、海事法院担任过一把手。

  据公开资料显示,刘年夫自去年开始,连续审理过3宗案件,全都是人命案。一宗是孙子入室盗窃杀死祖母案,一宗是90后青年求爱遭拒而刺死心仪对象,还有近期审理的一宗怀疑新婚妻子出轨而动手杀人的案件。因为广州中院一直在推广庭审直播,这些案件在开庭时也进行了相应的直播,至今仍有一宗案件可以在其官网上点播围观。

  从直播现场可以看到,院长审理案子,出示证据等流程走得比其他庭审都充足,所以庭审时间特别长。这些命案当事人大多是认罪的,却因掺杂了人伦感情因素,在量刑时会费思量。此前,刘年夫介绍,自己在高院刑庭经手过二审案件,坐到法庭审判席上,开庭审案,对他而言是个新课题,“有压力”。但刘年夫仍希望自己可以超额完成任务,建议该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办案,都要有“精品”意识。

  江门中院院长叶柳东:

  审理了一批减刑假释案以及行政诉讼案

  据公开资料,东莞人叶柳东现年54岁。从1983年开始,叶柳东就一直在东莞地区的法院工作,从民事审判庭的书记员干起,经过18个年头当上了东莞市人民法院院长。2011年,他从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一职,调到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做院长。

  从网络公开资料看,叶柳东也是办案最为积极的一位,但涉足的案件类型,却不是以往长期耕耘的民事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后,叶柳东担任审判长公开审理了一批减刑、假释案件。此后,其又审理了一宗涉嫌放火案。

  另外,从裁判文书网检索结果看,该院有叶柳东审理的两宗行政诉讼案件,当事单位分别是公安局和人社局。两个判决结果分别是公安局胜诉、人社局败诉。

  中山中院院长潘墀:

  审理新型地产纠纷案件 文书可查

  出生于肇庆的潘墀,在“公检法”都呆过。从1991年开始,潘墀在肇庆地区的检察院干了18年,在反贪线上担任过局长。潘墀在2009年调入中山市法院担任副院长,后转为院长。据公开报道,潘墀在2011年就曾审理过一宗刑事案件,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

  记者从裁判文书网发现一份该院落款人为潘墀的案子。该案是一起房屋买卖纠纷二审案,涉及了认购书与买卖合同的条款约束力问题,是购房纠纷里的新型现象,案件类型新颖。最后地产商被判败诉,买家要回了定金。

  广州海事法院院长钟健平:

  审理两宗案子 两个案件皆撤诉

  广州海事法院官网显示该院院长为钟健平,只有个别报道透露其拥有博士学位,有哲学与法学专业背景。关于其审案的公开报道,也查阅不到。近日,记者从裁判文书网查找到的海事法院的文书,其中有两个案子审判长落款人为钟健平。

  一起是因船舶碰撞,保险公司与一家公司产生了纠纷。不过在2014年8月1日,双方和解撤诉。另外一起是大型企业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但该案有一方申请撤诉,海事法院在2014年11月10日作出准许撤诉的裁定书。

  24位院长过半有过进修经历

  几乎清一色是“60”后,12位院长通过其他行业转型过来

  法院院长作为国家司法机关的领导,应具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和经验,这是不言而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规定:“人民法院的院长、副院长应当从法官或者其他具备法官条件的人员中择优提出人选。”而且该法规也规定:“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毕业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专业本科毕业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从事法律工作满二年”。

  那么,执掌广东各地中级法院的一把手,情况如何?

  据不完全统计9位一开始就从事法律工作

  记者梳理发现,列入统计的24家法院院长(两位院长查无资料),年龄跨度在49岁到59岁之间,几乎是清一色的“60”后。

  24家法院里,除了4人籍贯信息不详之外,有15人是广东本地人,5人是外地人。这5位外地籍贯的院长,在年龄上非常接近,均在50岁左右。而且,他们学历相对较高,以法学专业背景居多,其中有两位拥有法学博士学位。

  根据现有资料统计,24位院长里,除了3人查询不到详情外,一开始从事法律方面工作的只有9人,有12人是通过其他行业转型过来的。有些院长刚参加工作是担任老师、到公社或国企当过干部,但他们多数通过进修学习法律专业,实现了“转型”。

  统计发现,这些院长有一半曾有过进修学习经历,最终学历显示为大学或本科的有9人;党校研究生、在职研究生有4人,获得硕士学位的共有5人,有4人拿到了博士学位。这些拥有高学历的院长里,当然也有富有学霸气息的人物,有多位拥有北大、西南政法等名牌院校的文凭。

  有三人担任院长前无相关法律工作经历

  据统计,通过大学专业学习,最终获取相关法律专业背景共有15人。其中,还有3人是没相关法律专业背景,另外6人专业信息不详。根据网络公开的履历,大部分院长在就任前,在公检法等政法线上工作过。有过半的院长,曾经担任过审判员或者在审判庭担任职务,而且任职时间几乎都在5年以上。

  还有8位院长的履历看不出有相关审判经验,但他们多数在公安、检察院等相关法律岗位,也累积了一定的经验。比如,佛山中院院长陈陟云曾长时间在检察院工作,担任过书记员、检察员等职务。比如,中山中院院长潘墀在检察院工作过十几个年头,后来当上了肇庆市检察院检察长。

  不过,记者从现有资料查阅到,仍有3位院长在当上法院院长之前,没有在相关法律岗位上呆过,但有其他的工作经验,两位在市委长期做领导,一位长期在其他系统上班,但有进修过法律专业。

  对此现象,广州法律界某资深人士对新快报记者说,基于时代背景因素和政府调动调配,没有法律工作经验或者专业背景而进入法院当领导的,在基层法院现象可能更多,在边远地区甚至“见怪不怪”。而且,就他观察,广东地区的表现算好,整体领导队伍的法律素质算是比较高的。不过,司法改革里,这些没有法律工作经验的院长,如何响应号召,坐到审判席上,如何顺应法官员额制改革,确实是一个尴尬的话题。

  统筹:新快报记者 陈红艳 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海燕 黄琼 实习生 陈梦

0.1570s